睡梦中的程乔脑袋里面祁舟出车祸的模样在一遍一遍不停的回放,之后就是傲海集团接待她的小姐告诉她,祁舟在骗她,他对她不是真心的!

    她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幻,只是那感觉如此的真实,真实的让她感觉自己好像身处万丈深渊,周深冰寒,心生绝望。

    她的身体越来越抖,祁舟愈发的心疼,手指的力道加大,恨不得将自己融进程乔的身体,去到她的梦中帮她分担她的恐惧、难过!

    “小乔?”

    他轻声呼唤,有那么一秒钟他感觉到了程乔身体的放松,于是眼前一亮。

    “别怕,有我在。”

    他一遍遍的喊着程乔的名字,也一遍遍的安抚着她,终于程乔虽然面上还有些苍白,身子却停止了抖动。

    确定她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祁舟才松了口气,半边的腿都麻的难受。

    不知道程乔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他也不能总是保持一个姿势,索性松开了她的手改环上她的肩,另一只手来到膝盖底下,来了个公主抱。

    他的动作很小心,在不吵醒她的情况下将她抱到了办公室里面的小卧室里,拥着她同被而眠。

    程乔睁眼的时候脑袋一阵失重,身子狠狠的抽了一下这才终于庆幸过来。

    感觉自己是在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程乔侧过了身,一眼便看到了睡眼惺忪的祁舟。

    娇滴滴的声音自觉从嗓子眼里面响起:“老公……”

    “嗯。”

    程乔顿时咧开了嘴。

    这要是对面能有个镜子,她要是能看到自己这一副舔狗的表情,肯定要狠狠的唾弃一番!

    当然,她看不到,倒是祁舟很受用。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饿吗?”

    不说还好,一说还真的觉得饿了。

    不舍得从祁舟的怀里爬起来,抓起手机刚一看表,这才发现都已经晚上9点多了!

    她这一觉睡得还真是够长的,怪不得会感觉这么饿。

    想到这里程乔就是一阵的懊恼,这不是平白的浪费了她跟她老公约会的时间吗?

    睡什么觉睡觉!

    她真的是后悔死了!

    委屈巴巴的看着旁边的人:“现在这个时间还能有吃饭的地方吗?”

    他支起身子:“路边摊,烧烤。”

    路边摊?

    程乔眼前一亮。

    “那我们去吃烧烤吧?”

    “好。”

    洗了把脸大概的将自己收拾了一下就被祁舟带到了他说味道不错的烧烤摊前。

    大概的点了些东西,开了一个快乐肥宅水,她一边喝一边托着腮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就很好奇,我感觉你好像对附近的小吃摊什么的很熟悉,你也愿意吃这些吗?”

    祁舟闻言一顿看向了她,程乔被他这动作弄的有些奇怪,连忙揉了揉脸:“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她的眼睛澄澈而明亮,注意力全然集中到了自己的脸上,将刚才的问题抛了个一干二净。

    祁舟抿了抿唇垂下了眼眸摇头:“没有。”

    而后回答了她的问题:“以前有人喜欢吃,所以就知道了。”

    她本来就是随后一问,心里的认知大概就是周文带着他过来,或者是祁舟以前的时候喜欢吃,没想到得到了这么一个回答。

    以前有人喜欢吃?这个人是谁?

    看着祁舟这一脸在乎的表情,程乔的手指握着可乐一下子收紧,小心的出声:“前……前女友吗?”

    祁舟依旧表情不变:“单相思。”

    程乔:“……”

    估计也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她没道理生气,谁还没个前任呢对吧?

    可是一想到祁舟是单相思,她心里的醋坛子瞬间打翻。

    好吧,她承认,能被祁舟单相思,她妒忌了。

    自我纠结了大半天才将这醋坛子的盖子给重新盖上,握住了祁舟的手。

    “我相信能被你喜欢上的女孩子一定不差,不过你现在有我了。”

    话一出,程乔心里一阵无奈。

    看来瓶盖没拧紧。

    不过这一举动倒是将祁舟从失落里面拉了出来。

    “嗯。”

    这时候烧烤也已经上了桌,程乔拿起了一串烧烤塞到了嘴里,看着他笑眼弯弯。

    这好不容易两人的气氛才缓和一些,下一秒一声惊呼就让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小乔?!”

    这声音她还真是到死都忘不了——宁薇。

    她觉得她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

    她明明就没去找她,可是为什么她到哪里宁薇都是阴魂不散?!

    她非常想当什么聋子什么的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可是当她看到祁舟那冰冷眸子的时候真的是秒怂。

    认命的回过头,刚想摆出一副“你好”的样子,却第二次失败告终。

    真的是让她觉得特别的疑惑不解,为什么讨厌的人总是爱扎堆出现?

    就比如说这宁薇旁边,站着常瀚。

    “小……小乔?”

    常瀚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程乔,只是当他想跟程乔打招呼的时候,却看到了她对面浑身散发冷气和疏远的人。

    他的瞳孔猛地一缩,垂在身侧的手臂一下子收紧。

    “好久不见。”

    听到这句话程乔刚想回答就听见祁舟的回应:“好久不见。”

    宁薇看到了祁舟面上有些别扭,往常瀚的身边躲了躲,似乎全场唯一一个不明所以的,就只有程乔一个。

    祁舟,跟常瀚认识?

    几个人的时间好像是暂停了一般,一种浓郁的尴尬围绕在三人的周身。

    直到老板再一次上菜的时候,宁薇这才恢复了语言能力:“哎呀真是好巧啊,你们也来这里吃饭啊,反正都是熟人,那我们就一起吧。”

    话音刚落她就想往程乔旁边的座位坐。

    程乔也是反应够快的,动作迅速的坐到了祁舟的身边,心里还暗自嘀咕:要不是好奇祁舟和常瀚是怎么认识的早就找理由走了!现在还想跟她坐一起?别说是门,就是窗户都没有!

    被她的动作弄的现场再次尴尬,宁薇努力隐忍着自己身上升腾的怒气,拉着常瀚坐下。

    因为人数的增多他们又叫了一些食物,之后宁薇就开始扯着她跟她净说些什么有的没的,听得她是一脸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