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肖先生婚短情长 > 第30章 我们的感情很好
    苏溯拿起手机时,手臂都是紧绷的。

    肖敬廷哪里会看不出苏溯的异常,他看着苏溯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微微蹙了蹙眉,伸手将苏溯的手机抽了出去。

    “没有必要。”肖敬廷淡淡道。

    苏溯哑声道:“我……”

    “我和你父亲联系过。”肖敬廷看向苏溯的眼底。

    苏溯的手没来由地颤了一下,道:“可是我还是有点担心。”

    “他明天不会出现的。”肖敬廷捉起苏溯的手指轻轻落下一吻,眼底添了三分笑意:“我知道你父亲为什么愿意让你和我联姻,但是那和我们没有关系。”

    不……不是这样的。

    苏溯清清楚楚地记得前世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同样记得后来肖敬廷用了多少时间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然而此时,苏溯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垂眸道:“好,我听你的。”

    第二天,肖敬廷果然和苏溯记忆中一样一早就出门了,苏溯没怎么犹豫,直接跟着出了门:“周叔,今天不用送我了,我去一趟学校。”

    周叔还没反应过来,苏溯已经笑着招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师傅,麻烦去一下雅居山庄。”苏溯正色道。

    很快,车就在雅居山庄门口停稳了,苏溯下了车,匆匆走了进去。

    苏家的庄园不算大,倒是雅致得很,很快,苏成志迎了出来:“小溯,你怎么回来了?”

    苏成志打着领带,一边朝里面挥挥手:“白筠,小溯回来了。”

    白筠匆忙走了出来,见到苏溯便笑了,上上下下打量了苏溯好一会儿,这才道:“都说结了婚就忘了娘,我看你是个典型。”

    苏溯垂眸笑笑,轻声道:“最近是太忙了些。”

    “快进来吧,外面天气有点冷。”白筠说着,将苏溯往里面拉。

    “最近家里还好吧?”苏溯轻声问道。

    “恩,挺好的,”白筠犹豫了一下,道:“肖少帮了不少忙。”

    她抬眼看了苏成志一眼,苏成志就皱了皱眉头,轻轻摇了摇头。

    苏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微微垂眸道:“爸这是要去哪里?”

    “啊,这不是,之前严钟鸣来过一趟,说给我介绍了客户。”苏成志有点尴尬:“我打算一会儿去见一面呢。”

    苏溯蹙眉:“去哪里?”

    “就是在什么嘉禾酒店。”苏成志道。

    苏溯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爸,您没听敬廷说,今天肖家在嘉禾酒店有活动吗?”

    “没和我说具体地方啊,肖少是和我联系过,和我说最近事情比较多,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不要主动挨上媒体,其他的事情他会处理,怎么……今天就是在嘉禾酒店?”苏成志也回过神来了,觉得有点不对劲。

    苏溯点头:“对,就是在嘉禾。”

    “这……”苏成志眉头蹙紧:“对了,一直没来得及问你,你和肖少现在感情怎么样?”

    苏溯毫不犹豫地开口:“我们感情很好。”

    “那……那你和严钟鸣呢?”苏成志紧紧盯着苏溯:“之前你大闹肖家的事情,我们其实都有所耳闻。小溯,我们知道委屈你了。严钟鸣后来来过好几次,他说……”苏成志的嗓音微微有点沙哑。

    苏溯摇摇头:“我和严钟鸣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也是过去时了,爸您不用听他的。”

    苏成志还想说什么,却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白筠坐在苏溯对面,许久方才红着眼睛道:“小溯,之前妈一直在想,是不是这个决定做的不够好。我们怎么能为了我们家,让你受那么大委屈?你和肖少,真的没事了吗?”

    “我们感情真的很好,肖少待我也很好。”苏溯认真道,她伸手拉住白筠的手,轻声道:“妈,您就放心吧。”

    白筠揉了揉眼睛,眼眶还是有点红:“可惜了你和钟鸣,那孩子也挺好的,明明知道现在你们两个已经没什么希望了,还是一股脑地往我们家跑。”

    “对了,严钟鸣的事情妈您也要帮我多盯着些,他最近……”苏溯犹豫了一下,还是捡了个不重要的说了:“他最近总是想让我牵线,和肖少合作,这次也是,敬廷不想让父亲暴露在媒体前是有原因的。”

    白筠还没开口,那边打完了电话回来的苏成志脸色却有点难看:“我知道,肯定是有原因啊,”他硬邦邦地说着:“这些顾虑之前钟鸣也都和我说过了,他比你们坦诚。”

    苏溯脸色微变。

    “成志,你别这样对孩子说话。”白筠低声道。

    苏成志摇摇头:“其实我们家配不上肖家,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算是高攀了。肖少不乐意让我们出现在公共场合,我们也都清楚,你放心,我绝对不去你们那边自讨没趣。但是肖家活动多,我也不能以后就处处躲着吧?怎么着,我们把你嫁给他们肖家,不是双方互利互惠吗?怎么像是我们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苏成志越说越离谱,白筠的脸色相当难看:“成志,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家什么情况,小溯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小溯这次面对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肖少……”

    “如果不是因为肖少,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样。”苏成志面色不愉,淡淡道:“我一会儿就去见钟鸣一趟,钟鸣最近还和我们家有合作,我不希望这种事影响我们家。”

    白筠冷着脸看向苏成志:“小溯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是吧?”

    苏成志冷笑一声:“我们就那么见不得人了?”

    苏溯打心底叹了口气。

    从她有记忆开始,他们似乎就总在吵架。

    苏溯有时候甚至觉得诧异,他们到底为什么能走到今天。

    良久,苏溯方才抬眼道:“今天爸就别过去了,不少媒体都在那边等着,最近肖氏的事情父亲可能有所不知……”

    “今天钟鸣是给我介绍了几个德企,地方早就定下了就在嘉禾,”苏成志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苏溯的话,道:“苏溯,这种时候我放人家鸽子,你觉得叫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