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嫁给权臣当咸鱼 > 第50章 掌家之权
    “快走。”柳如烟推着萧怀瑾,看他纵深翻窗而出,才松口气。

    青黛进门就闻到血腥气,没想到柳如烟会苦成这般,眼泪唰得流出来,冲到软塌旁,高声喊着,“姑娘,你醒醒!老爷来看您了……您别……睡啊!”

    眼见着青黛就要哭断气,柳如烟才偷偷捏了捏她的手背,告诉她自己并无大碍。

    柳宓拧着眉走到软塌不远处,站定脚不再靠近。回头看着八仙桌上的菜肴,说:“这是怎么了?”

    “爹爹?”柳如烟像是不知情似的,虚弱的想要撑起身体,却重重跌落回软塌上,痛得脑袋嗡嗡作响。

    青黛连忙扶着她,让柳如烟靠在自己的肩膀,气若游丝的看向柳宓。

    事到如今,即便是装,他也该装出担忧的样子,可偏柳宓还如此冷漠。前世她是痴傻,看不出……

    “青黛不懂事,竟然去叨扰到爹爹。宫宴上出现那般事情,爹爹肯定分身无暇,我没事的。”柳如烟虚弱的说着,咳嗽两声,又有血从嘴角渗出来,眼眸中暗藏着几分对亲情的渴望似的,却又随即垂眸。

    宫宴上,柳宓听闻柳如烟得到皇后青睐,更赐玉牌,对她也是态度好转几分,稍微上前。

    “青黛说你是中毒了?”柳宓望着柳如烟如同白纸般的脸,拧着眉问。

    后院那些女人家的手段,他向来知道却也不管,只是青黛闹得满院子都听见了,仿若出人命般,他才不得不来看看。“去给姑娘看看,到底是何处毛病。”柳宓吩咐府中郎中前去,她还不能死!

    “爹,女儿不是中毒。”柳如烟摇头,说罢,捂着手腕看向郎中,不让他诊治。

    柳宓拧着眉,怒斥道,“荒唐!都吐血成这般,竟然还耍小孩性子?来人,给我按住,看诊!”

    “是。”旁侧贴身随从正要冲过去,却看到柳如烟眼眶含着泪,松开手,别过头去,说:“爹爹在朝堂上始终官声清廉,府中和睦,深得陛下爱惜。可若郎中真查出来,女儿是中毒……传出去,岂不是累了爹的官声?我……我宁愿死,也不远让爹爹因我受损。”

    这番话,冷血无情之人听了都会感动。柳宓自然也有几分动容,沉默不语。

    “老爷,这……”郎中回头,表情复杂。

    柳宓知道或许其中有蹊跷,对青黛说,“待会儿按照郎中的方子去煎药,照顾好你家小姐。”

    “石岭,在府中传我的命,任何人不得靠近韵苑。再……将宫中赐来的百年灵芝,送到这里给如烟丫头炖汤喝吧。”柳宓叹口气,望着软塌上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的人,轻声说,“我改日再来看你,好生休息。”

    待脚步声渐远,青黛还来不及说话,就见一道人影推开她,扶着柳如烟的背,点开几道穴位。

    “别说话,按我交给你的方法调息吐纳。”萧怀瑾面色不善,阴沉着替她将体内血脉中的毒素逼出体外。

    两炷香后,看着柳如烟吐出一大滩污血,萧怀瑾才松口气,扶着她躺下。

    “此刻,有师父才是好的……”柳如烟扯开嘴角笑着,萧怀瑾的心口像是被刺痛似的,别过头,说:“笑起来真丑,歇息吧。”

    主院,书房内房门紧闭,柳宓看着郎中弯着腰,问:“是中毒?”

    “是中毒,而且毒量致命。若是如烟小姐吃得再多些,怕此刻大罗神仙也救不回了。”郎中说道,面前是几盘从韵苑拿回来的菜肴,也检查出相同的毒。

    柳宓愤怒不已,将茶杯扔到地上,瞬间四分五裂。

    “去,派人将后院厨房内的嬷嬷都给我叫过来,经手这些菜的人,一个都不能漏掉。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在太尉府内生事!”柳宓咬牙切齿的吼着,贴身随从侍卫立刻领命拎着木棍,将一众人押到院内。

    看着很是太尉府中多年的嬷嬷,柳宓心中对秦氏的猜忌也多了几分。

    想来,是宫宴上柳如烟抢了嫣然的风头,才会令她做出这般错事……简直是糊涂。柳宓蹙眉听着盘问。

    “什么时辰了?”

    柳如烟幽幽转醒的时候,望着窗外已经月上树梢,声音沙哑的问。

    每说出一句话,她都感觉喉咙里撕裂开来,嘴里充斥着血腥气。

    萧怀瑾拿过来温茶,扶着她喝下,说:“已经是子时了。那边有吃食,给你拿些?”

    “我不饿。”柳如烟摇摇头,见周遭没有青黛的身影,想必是萧怀瑾给赶回去了。

    “主院有什么消息么?”柳如烟说两句话,便松口气,萧怀瑾握着她的手腕,查探后,说:“责罚了管事的两个嬷嬷,赶出府中。明面上并未处罚,实则将秦氏手中的掌家权收了,分给周姨娘。”

    柳如烟并不惊讶,反倒是笑着对萧怀瑾说,“难不成你还会把脉诊病么?”

    “多少会一些。”萧怀瑾尴尬的咳嗽两声,别过头去,免得低头就会对上柳如烟那张没有血色的唇。

    柳如烟感觉五脏六腑都很痛,自言自语的说道,“下回可不能以身试毒了,又不是神农尝百草。”

    “你认为是秦氏做的?”萧怀瑾放柔了声音问。

    柳如烟却摇头,将腕上的绿檀佛珠摘下来盘弄着,“此事一出,秦氏被收了权,我怕是一两月内都无法身体康健的行走。周姨娘看似得利,却会至此被秦氏恨上针对。皆有败处,唯独雪姨娘院内独善其身,风平浪静。你觉得,是巧合么?”

    “看来,雪姨娘院里的手段,比我想得要厉害许多。”

    柳如烟若有所思,萧怀瑾低头看着她忽闪忽闪的睫毛,垂到腰间的长发让她看起来像极了月宫中的嫦娥似的,听见心跳的声音,他循着本性低头,轻轻吻着柳如烟的唇。

    “唔……”

    忽如起来的举动,柳如烟躲闪不及,想要抬起手推着萧怀瑾的胸膛,却被他握住手腕,反手制住,加深这个吻,在快要感觉窒息的时候,柳如烟被松开,眼眸里充斥着水雾的看向面前人。

    “我尚在病中,你……未免有些趁人之危吧?”柳如烟半晌,红着脸说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