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花少爷觉得还要送什么才够分量?”苏曼雨咬着牙问道。

    “你家不是还有几十只鸭子吗?本少爷也不多要,丫头你就再送二十只肥鸭与我,可好?”花子若一脸的唯利是图。

    “不送。”

    苏曼雨想也不想,她的鸭子多是母鸭子,要留着下蛋的,即使是公鸭子,她也舍不得一次送人二十只啊!两只还可以考虑。

    “不送也行,少爷我也不强人所难,这样吧!你若上楼去陪我的朋友喝几杯酒,你的事就包在本少爷身上。”花子若一副痞子样。

    “不许反悔!”

    苏曼雨豁出去了,不就是喝酒吗?貌似古代的都是米酒,度数低,应该不难喝。

    花子若还真没想到小丫头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他能说自己只是玩笑的吗?

    苏曼雨大步上楼,如抗日英雄赴死一般大义凛然。

    推开雅间门,里面寻欢作乐的人又都安静下来。

    “小娘子,来,陪小爷喝两杯。”

    一个满脸麻子,一身肥膘的男子推开坐在他双腿上的半果女子,端着酒杯向苏曼雨招手。

    苏曼雨真就走近他,不过不是接过他手上的酒杯,而是端起一旁装满酒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小娘子好酒量!红儿给小娘子再倒一杯。”胖男子对刚才坐在他腿上的女子说道。

    冯青云刚才是想阻止苏曼雨喝酒的,只是在他愣神的功夫,苏曼雨已经喝掉杯中酒。

    而花子若也懊恼自己抽风让苏曼雨上来喝酒,他哪里知道这丫头如此豪爽。

    好在那杯酒本是花子若的,而小丫头正拿着他喝过的酒杯,花子若有些心猿意马了。

    被唤作红儿的女子利落地将苏曼雨手中的酒杯注满酒水。

    “小娘子,与小爷喝个交杯酒如何?”

    胖男子将头凑到苏曼雨面前,那一身的酒味熏得人想吐。

    苏曼雨后退一步。

    “怎么,还不识抬举?”胖男子挑眉,有些怒意。

    “小娘子,与马公子喝个交杯酒,这十两银子就是你的。”另一个瘦脸男子将一锭十两银子重重放在桌上。

    “陈少爷好大方啊!姑娘,喝杯酒就是十两银子,你还愣着干嘛?”红儿娇滴滴地说道。

    其她女子也是一脸的羡慕表情。

    去她娘的,这是一杯酒的事吗?苏曼雨心中暗骂。

    “小爷我是看出来了,小娘子是不肯赏脸喝交杯酒。小爷我也不强人所难,这样吧!小娘子就把这一壶酒都喝了,陈少爷赏的十两银子照样归你。”马公子一脸猥琐。

    “马公子,你……”冯青云站起身,想为苏曼雨解围。

    却被瘦脸男子陈少爷拦住,“冯兄,咱坐下,甭管。”

    冯青云看了眼门口一直没动,也看不出表情的花子若,只能坐下。

    苏曼雨也不指望门口的花子若为她解围,本来就是这男人让她来喝酒的。

    不就是一壶酒吗?又不是毒药。

    苏曼雨稍微愣了一下,便拿起马公子推到她面前的酒壶,试了下手感,估摸着还有大半壶。

    酒水被苏曼雨注入刚才她拿的酒杯中,倒满后她便一口喝下。

    一杯……

    两杯……

    三杯……

    足足倒了五杯酒,加上最初喝的一杯酒,就是六杯酒。

    “没啦!”苏曼雨摇晃了一下酒杯,舌头都有些打架。

    哪个说的古代米酒度数低,这才几杯酒下肚就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了,苏曼雨懊恼极了。

    “小娘子真是巾帼英雄啊!”陈少爷拍掌道。

    “苏姑娘,你没事吧!”冯青云也顾不得君子风范了,他起身欲拉住苏曼雨。

    因为此时的苏曼雨已经头晕目眩,两腿发软,眼看着就要倒下去了。

    只是冯青云并没有拉住苏曼雨,因为苏曼雨此时已经被不知何时进来的花子若拦腰抱起,并往外走。

    “花兄,玩得开心点!”马公子的笑声很邪气。

    “马公子,红儿陪你喝交杯酒。”红儿凑进马公子。

    “来,咱们喝交杯酒,银子给你。”马公子将桌上的十两银子塞到红儿半果的云团里。

    “来来来,咱们继续喝。”陈少爷将冯青云拉回座位上。

    冯青云摇头失笑。

    屋内又恢复推杯换盏的声音。

    “走开!臭流氓!小瘪三!坏人!”花子若怀中的苏曼雨不住地骂着。

    “真是个小辣椒。”花子若无奈摇头,将苏曼雨放到一个雅间的卧榻上。

    刚才他本是要阻止她喝酒的,只是看她一杯一杯用他喝过的酒杯喝酒,他尽忘了阻止她。

    “不会喝酒还逞能。”花子若低咒。

    “少爷,苏姑娘喝高了?”闻讯赶来的晨子瞟了眼榻上的苏曼雨。

    “出去。”花子若吼道。

    此时的苏曼雨满脸通红,连衣襟也不知何时被她解开,晨子居然还看。

    晨子表示很无辜,他只是关心苏姑娘。

    “回来。”花子若又叫回出去的晨子,“去厨房弄完醒酒汤来。”

    “少爷,小的就是来送醒酒汤的。”晨子弱弱道。

    “不早说。”花子若出去拿了晨子手上的醒酒汤,“在外守着,不许人进来。”

    “是,少爷。”晨子站直身子在外候着。

    花子若关上房门,准备将醒酒汤喂给苏曼雨。

    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为之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