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歌半边身子酥软下来,被他撩得晕头转向,顺着他的话,下意识地问道:“……什么?”

    宫夜宴倾身过来,瑰丽唇.瓣淡淡贴在女孩白皙的耳廓,呼吸出的气息萦绕在她耳朵边上,轻而慢的语调,带着一分刻意的磨人,道:

    “我等你亲手做的午餐,从今天上午等到现在,请问你到底什么让我吃到,嗯?”

    明歌:“……”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她却从中听出了七弯八绕不一样的意思。

    请问你什么时候让我吃到……

    明歌怎么觉得……这个吃……是吃……她呢?

    她小脸“唰”地弥漫上一抹浓烈明艳的绯色,就连特意涂抹了一层掩饰白皙肤色的粉底液,都掩饰不住。

    直接从脖颈颈后男人揉按的那块肌肤,蔓延到脸上。

    无法掩饰。

    明歌说话难得的磕磕绊绊起来,哦,应该说是以前说话从来理直气壮的她,自从遇见宫夜宴以后,日常被撩得语无伦次,“给你做的午……午餐放在车后座上。”

    经过宫夜宴一提醒,明歌恍然反应过来:“都凉了。”

    “今天应该是吃不成了。”她说,“要不,我明天再给你重新做一份儿?”

    “不用这么麻烦。”

    宫夜宴的手扣在明歌脑后,修长如玉的指插.入她一头蓬松卷曲的乌黑长卷发里,低头在她嫣红唇瓣上轻啄了一下,轻声道:

    “今天的晚餐就吃它。”

    明歌:“……”

    它……

    还是她?

    怎么总觉得他在一语双关呢。

    *

    *

    明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他的,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开着的那辆白色奇瑞qq,已经停在景蓝首府外。

    哦。

    她想起来了。

    宫夜宴问,去她家,还是去他家。

    比起一无所知的宫夜宴的家,明歌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熟悉的自己的家。

    这是一种主场心理。

    而明歌一向都喜欢占据主动权。

    但,如今等车开到她在景蓝首府的小别墅外面,明歌心头陡然间生出一种由衷的感觉——

    引、狼、入、室。

    明歌咳了声,“咳,宝贝儿,我家到了,下车吧。”

    她口中说着下车,直到宫夜宴下了车,自己却稳稳当当地坐在驾驶座上面没有动。

    宫夜宴绕过来,打开了明歌这一侧的车门。

    光明乍然倾泻进来。

    明歌仰起头,眼睛轻眨了一下,望向一袭黑衣矜贵长身玉立的男人。

    宫夜宴微微俯身,一只手臂越过她的身体。

    眼见着男人淡漠惊艳的俊美面孔陡然间一点点拉近,整个人在她上方几乎是环绕拥抱着她,明歌脑子里天马行空冒出来一个想法:

    ……车咚?

    下一秒,一道清晰的金属声音“咔嚓”响起。

    安全带金属锁扣弹开。

    明歌被男人从驾驶座上抱了出来。

    她双手下意识地圈住宫夜宴的脖颈,抬眸入眼是他线条优美的下颌,眨了眨眼,“宝贝儿,你抱我干什么?”

    宫夜宴一只手在她脖颈后,一只手放在她腿弯,十分标准的公主抱。

    闻言,低眸瞥了她一眼,淡淡道:

    “你刚才坐着不动,我以为你在邀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