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宫少,你老婆又上头条了 > 第710章 【我把我自己送给你。】
    心浮气躁。

    躁动不安。

    眼下,明歌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出这两个词。

    都怪大美人太上头。

    明歌扶额。

    一副苦恼又甜蜜的表情。

    精致鲜艳的眉梢,透出一丝少女的春心荡漾。

    她撑着下巴,叹了口气。

    太难熬了。

    大美人近在咫尺,只能看着,不能撩不能吃不能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感觉……

    真的是——

    太、难、熬、了!

    明歌对演员和明星这个职业,可以说算得上充满了热忱,敬业的她第一次迫不及待地希望拍摄早一点结束……

    这样,她就能回家,抱得美人归了。

    想了想,明歌从枕头下面摸出自己的手机来,点开自从搬进夜宫跟宫夜宴同居以后,就再也很少用过的微信。

    不必在微信上跟宫夜宴说“早安”或“晚安”。

    因为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他,入睡前闭上眼睛最后一个看到的人也是她。

    微信成了鸡肋。

    完全用不上。

    不过,这个时候,往日被明歌视作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被抛在脑后的微信,就被她重新想了起来。

    不要的时候踢一边儿去,要的时候才想起。

    感觉她是个渣男。

    渣男就渣男吧,只要能联系上大美人,明歌不介意当一回渣男。

    她点开宫夜宴的头像,备注没有变,还是【大美人】。

    明歌微笑。

    开始深夜聊骚。

    …

    宫夜宴洗完澡出来,搁在床头的手机震响了一下。

    打开,入眼是一条信息。

    【小嗲精】:宝贝儿,你睡了吗?

    男人额前精致的墨色碎发氤氲着淡淡的雾气,唇瓣纤薄嫣红,微微弯起一丝弧度,整张绝色俊美的容颜,因这一丝笑靥勾勒出摄魂夺魄的惑人味道来。

    如果此时此刻有摄像机记录下这一个画面,想必也能够被评选为21世纪颠倒众生的美人。

    他单手拿起手机。

    打字,回信。

    【大美人】:没。

    隔了几秒钟,明歌收到回复,眼睛一亮。

    眼珠转了转,很灵动,也带着一点儿漂亮的顽劣。

    【小嗲精】:宫总,我口渴,想喝水。

    看到已完成发送的信息,明歌清咳了一声,这个暗示……

    会不会太明显了?

    她咬了咬指甲。

    这时,“叮”一声回复过来。

    【大美人】:想喝水,还是……想我?

    明歌:“……”

    此时此刻,明歌脑子里不禁冒出来一句十年后火遍大江南北风靡全国的话:

    你好骚啊~

    当然,这句话她也只能在脑子里想一想,是绝对不敢当面对男人说的,怕被……日。

    明歌羞答答地回。

    【小嗲精】:……想你。

    【大美人】:开门。

    明歌:???

    她眨了眨眼,确定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

    开门?

    岂不是意味着……

    女孩兔子一样的蹦哒下床,光着脚丫“噔噔噔”地跑到门边,一把将门打开——

    男人只穿着一件黑色睡袍,刚刚洗过澡的样子,额前墨色碎发氤氲淡淡的雾气,腰间带子系得松松垮垮,露出一线精致白皙如玉的胸.膛,白皙修长的手里拎着一瓶水,身形修长地站在她的门口。

    褪去白日的冷漠强势,整个人显露出一种独属于夜晚的慵懒与漫不经心来。

    这样的宫夜宴,只有她一个人能够看见。

    这么想着,明歌心头浮现起一丝窃喜与甜蜜。

    “咳,宫总,你怎么来了?”她明知故问地道,嘴角那一丝笑靥悄然扬起如花。

    “送水。”宫夜宴举了举手中的矿泉水,是她在夜宫里常喝的那种牌子,不用说,肯定不是节目组备的。

    明歌将水接了过来,斜倚在门边,看起来像是没有丝毫让男人进入闺房的样子。

    “谢谢宫总,水我收到了~”女孩歪了歪头,抿嘴死死忍住窃笑,语气惊讶地问道,“宫总,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一副我们俩不熟,好了,送完水你可以跪安了的口吻。

    拔X无情,咳……过河拆桥。

    “有。”宫夜宴轻轻吐出一个字,道。

    “什么?”

    “我。”

    男人骨节漂亮分明的手指,一指自己,道:“明小姐,你忘记把我也拿走。”

    明歌没有被他绕晕,品了品男人的话,品尝出了他的意思。

    因为她想喝水。

    他给她送了水过来。

    她还说,想他。

    所以,这人也主动送上门来。

    她只拿走了水,没有带走他。

    这人……

    真是说个情话都七弯八绕,隐晦难懂,讳莫如深。

    却又如此的令人心肝都软成蜜酿。

    【我把我自己送给你。】

    明歌终是忍不住嘴角的如花笑靥肆意上扬生长,一面是心头的颤动,一面是怕宫夜宴久久在门前逗留被人发现,于是纤手一抬,将站在门口只穿着黑色睡袍的男人,给一把扯入自己的房间里来。

    身后的门,“砰——”地一声被关上。

    光着脚丫,赤足踩在地上的女孩,后背被抵上门板,下一秒,炙热又清冽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唔……”

    呼吸被掠夺。

    晶莹可爱的纤足虚虚地悬在半空中。

    …

    …

    良久。

    女孩身上宽大的睡袍广袖往下滑到手肘,纤白的藕臂露了出来,娇娇软软地圈抱住男人的脖颈。

    不施粉黛的白皙小脸透出一股艳丽的嫣红,眸子微微失神略显迷离,唇如花瓣般娇艳,已然完全的盛放。

    似,随时随地等待着人去采摘。

    男人修长有力的双臂环在女孩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身上,禁锢在自己怀里。

    抱着整个人被亲懵了,无力地埋首在他颈窝的小女人,走到她那张被子弄得凌乱的大床上,让她坐到床边。

    宫夜宴自己则微微俯身,头抵着她的额头,唇瓣微张,淡淡滚动的喉咙深处溢出一丝喑哑动人的音色,突然开口说道:“在刚刚唱歌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

    “……”

    明歌纤长卷翘的睫毛,如美丽的凤尾蝶煽翅,轻轻地眨了一下,略微失神的眸子一点一点地重新焕发出光彩。

    她回过神来,迟疑了一下,仰起小脸往男人唇上轻啄了口,轻声道:“……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