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属:“……”

    啊,少爷原来你才看出来吗?

    当然——下属是不敢这样说的。

    大概怕被打死,下属睁着眼睛说瞎话,道:“少爷,兴许明小姐是害羞矜持呢?”

    杜明浩想了想,“有道理!”

    下属,“……”

    “本少爷一定要在这次玉石节上好好表现,让明小姐对我夸目相看!”

    下属,“……”

    *

    碰到翡翠轩大少爷杜明浩,纯属在意料之外,但尚在情理之中。

    翡翠轩是华国珠宝行的品牌之一,亦是明灵珠宝的对手劲敌,像缅国玉石节这等盛事,怎么能轻易错过?

    尹昊在一旁忽然间开了口,道:“以前我跟这位翡翠轩的杜明浩大少爷打过不少交道,哪次都是针锋相对,不欢而散,看来还是明歌妹妹面子大,就连杜少也谦让三分。”

    语气里夹杂着一抹玩味,仿佛在刻意暗指着什么。

    明歌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她哪里能听不出尹昊话里的意思?

    这是在说杜明浩看上她了。

    按理说,被人喜欢,就算不能回以同等的感情,这种单纯的被喜欢的感觉,也应该是美好而感激的。

    但,那个杜明浩目光轻浮,言行举止都透露着一股花花公子的颓靡之气,就连浑浊的眼珠和微白的面色,都证明他是一个在女色上荤素不忌的浪荡子。

    被这样的浪荡子喜欢,多少是冲着你的脸蛋和身材来,很难说他有几分真心。

    所以,抱歉。

    明歌还真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觉得……厌烦。

    她冷睨了尹昊一眼,道:“我的面子一向很大,不过也侧面认证了你不会做人,不然翡翠轩大少爷怎么就喜欢跟你针锋相对呢?”

    尹昊,“……”

    两位玉石鉴定师是尹昊的心腹,见尹昊被明歌怼得回不了嘴,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尹少,大小姐,我们今天出来可是有重要的任务在身,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何必为了这么个外人闹内讧,平白叫人看了笑话呢?”

    递了个梯子给尹昊,尹昊自然顺着往下,嘴角扯出一抹略微森然的笑,道:“也是。”

    明歌冷哼一声,完全没有跟尹昊握手言和的打算,直接说:“内讧?莫非两位和尹经理都失忆了?我们本来就是竞争关系。”

    一句话,令气氛降至冰点。

    尹昊舌尖抵了抵腮帮子,口吻阴郁的磨牙道:“行,明歌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现在四处瞧瞧吧,万一有什么好石料被翡翠轩抢先买走,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这个道理,不用尹昊提醒,明歌也知道。

    内部竞争是内部竞争,该一致对外的时候,还是一致对外。

    由于缅国玉石节盛会,g城这座城市前所未有的热闹,仿古式的建筑街道中间,形形色色各国面孔的人走在里面,街道两旁是玉石铺子,博古架上摆着的不是古玩古董或者字画,而是一块块形状大小不一的……石头。

    在某些人眼里,这些不是石头,而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