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陛下。”

    虽是不怎么待见殷明,可碧霞仙子,还是微微欠身,行了一宗臣子的礼数,某种过场还是要走的。

    “三皇兄的眼光,果是不错。”

    殷明幽笑,伸了手指,轻轻托起了碧霞仙子的下巴,颇具欣赏的看着,便如欣赏一件艺术品,嗅着她的女子香,满脸的惬意,也满脸的享受。

    碧霞仙子眸光冷了,一手推开了殷明的手指,神色前所未有的厌恶,知道殷明放肆,竟不知这般放肆,天庭的主宰又如何,她毕竟还是皇嫂,毕竟还是三太子的妻。

    也得亏殷阳未在此,不然,必定雷霆震怒。

    天兵天将心砰砰直跳,跪在地上,都没敢动的,敢这般调.戏三太子的皇妃,整个天庭,或许只殷明一人,谁让他是天庭主宰呢?这个喜怒无常的主,若发了狂,若暴虐起来,仅需一个命令,三太子殷阳便会命丧黄泉。

    殷明丝毫不怒,转身踏入了神塔。

    见状,碧霞仙子眉宇皱的更深,自殷明登上皇位的那一瞬,她便已看不透这个小舅子,今夜之举动,更是出乎她意料,一朝的主宰,整个天界权力最大的人,竟在深夜,一袭素衣,不见侍卫跟随,一人来到天牢。

    本是要走,但因殷明到来,她又打消了念头,灵澈的美眸微眯,能透过神塔,望见其内的一幕,想看看殷明究竟要做什么,是要亲手灭了叶辰?

    “怎么,想我了?”

    叶辰依旧在刻木雕,一语说的平淡,好似早知殷明要来。

    “多日不见,甚是挂念。”

    殷明的笑,让人捉摸不透。

    一语简单的对白,殷明拂了手,取了一方棋盘,也取了两壶琼浆玉露。

    这举动,明显是要找叶辰下棋喝酒。

    “这。”

    塔外已起身的天兵天将们,一脸的懵,再大的脑洞,也无法解释这一幕,他天庭的主宰,才是真的有情调,深夜跑天牢,还看他的仇家,无大骂无嘲讽,竟是跑来找叶辰下棋的,这与传说中的殷明,显然不怎么符合。

    碧霞仙子也懵了,这是啥个桥段儿,是你下令给人捉进来的,此番探望,不杀也不虐,不打也不骂,竟搁那安静的下棋。

    “这货,可比他老子,有意思多了。”

    修罗天尊揣着手,唏嘘的望看这边,对殷明并无记忆,也只是听天兵天将们说,是一个暴虐的主,睚眦必报,惹他的人,没一个是好下场,血淋淋的例子太多。

    但,今夜得见,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跑来找叶辰喝酒下棋,这是殷明该做出的事?

    “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城府极深。”

    看了良久,修罗天尊才摸了下巴,如殷明这等人,在他们宇宙,多了去了,总干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事儿,各个都是狠角色。

    “未引来华山的人,是否颇失望。”叶辰微笑,拈棋落子。

    “吾在想,若将你押上诛仙台,会有多少人来救你。”殷明取子,踌躇一瞬,才落在棋盘。

    “你乃天庭主宰,何必这般大费周章。”

    “君王的乐趣,你不懂。”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边下棋边喝酒,无人打搅,真正属于两人的博弈。

    可那画面,却是极其的诡异,明明是仇人,可咋看都像是故友,话说的平平淡淡。

    偶尔,竟还有相视一笑。

    天兵天将看的一头雾水,碧霞仙子看的思绪混乱,修罗天尊看的眸光深邃,太特么有意思了,头回见两个仇人,这般心平气和,看不懂叶辰,也看不透殷明。

    一场博弈,至深夜才落幕。

    一个天庭主宰,一个大楚皇者,无胜无败,战了个平局。

    “慢走不送。”叶辰摆了手,“待我出牢,与你下一盘大的。”

    “你,还有翻盘的机会吗?”殷明嘴角微翘。

    “那可不好说。”

    “吾等着。”

    殷明走了,来的悄无声息,走的也如幽灵,找叶辰好似就是下棋喝酒的,到了都未提崆峒印,还有叶辰的仙火、定海神针、诸多宝物,竟都莫不关心。

    一切,都出奇的诡异。

    殷明笑的戏虐,叶辰嘴角,也浸着一抹冷笑。

    演戏嘛!殷明演的不错,他自认也演的不赖,不久的将来,还会有一场博弈,分的将不是胜负,而是生死,翻盘的机会自是有,缺的便是他等的人。

    见殷明出来,天兵天将又单膝跪地。

    至于碧霞仙子,已懒得行礼,神情淡漠,融着未掩饰的冷意,多半一抹冰艳,纵面对的是天庭主宰,也再不愿吐露半句话语。

    “待我向三皇兄,问好。”

    殷明笑着,渐行渐远,只一道缥缈的话语传回,自是说给碧霞仙子听的。

    碧霞不语,静静伫立,久久都未动。

    若非今夜前来,都还看不到殷明的另一面,也如他的父皇玉帝,让人看不透,越是这等人,便越是可怕,他城府之深,已远超他预料。

    还是说,做天庭主宰的人,都有这等变化?

    “莫不如,进来坐坐?”叶辰悠悠道。

    “没空。”

    碧霞仙子留下一语,转身走了,本是和煦的春风,落在她身上,多了一抹莫名的寒意。

    她走后,叶辰又拎起了刻刀。

    对面神塔,修罗天尊就百无聊赖了,单手托着脸庞,拎着一根棍儿,悠闲的敲着,只时而抬眸,瞥一眼叶辰,这货越发像赵云了,都猜不出在想啥。

    莫说殷明,连他都不知,叶辰哪来的翻盘机会。

    这一晃,便是九日。

    九日间,天牢格外的宁静,再无一人探监,许是那夜殷明到来,惊了整个天庭的仙家,生怕跑天牢溜达,无意撞见殷明,他天庭的主宰,自上位后,总感觉奇怪的事,暴虐的不可怕,喜怒无常的才吓人。

    上界平静,下界也平静,整个天界,都静的不正常。

    一个天牢,好似成了禁地,在天牢外逛游的人,不在少数,但却无一人敢进。

    “天庭的主宰,竟找叶辰下棋饮酒,真有意思。”

    “搞不好,是天兵们虚传。”

    “我倒有几分相信,咱家的主宰,已非昔日的八太子。”

    议论声不断,有唏嘘亦有啧舌。

    至第十日夜,才见有人踏入天牢。

    此番来的,身份亦是不小,乃丹神殿的殿主,没错,丹神亲至,看的天兵天将,各个扯嘴角,前是天庭主宰,后是丹神殿主,怎都喜跑天牢溜达。

    “这货,是个狠人。”

    修罗天尊意味深长道,颇有感触的说,昔年镇压他的那一战,也有丹神参与,战力不比玉帝弱,不过,若与之独战,那就不好说了。

    所以,他日他若有幸出天牢,除了收拾玉帝,也得收拾这个老家伙,都是准帝巅峰,凭啥群殴我,老子生了一张欠怼的脸?

    “前辈,等你很久了。”丹神方到,便闻叶辰话语。

    “为何等老夫。”丹神微笑,笑的还是那般温和,白衣白发白胡须,如老爷爷那般慈祥,很是平易近人,给人一种颇亲切的感觉。

    “等你拿我去祭丹哪!”叶辰笑看丹神。

    “小家伙,你也不傻嘛!”

    “人生就像一场戏,每一个都是演员,尤属前辈这种,演技最是出类拔萃。”

    聪明人对话,没啥门门道道,无需解释,出口便懂,叶辰懂,丹神也懂,至于某位天尊是否懂,那就看他的智商够不够了。

    嗡!

    随着一声嗡隆,神塔的门开了,被镇压几月之久的叶辰,终是被放出了。

    天兵天将满目敬畏,先前叶辰与丹神的传音交谈,他们自是听不到,不过,此刻叶辰被放出,而且是丹神亲自来接他,足见丹神对叶辰的器重。

    必是丹神找陛下说了情!

    这,便是天兵天将们的笃定,笃定叶辰得救了,会被丹神招入丹神殿,搞不好,还会继承衣钵。

    可惜,他们猜对了一半儿。

    丹神是要接叶辰去丹神殿,但,并非传衣钵,而是要拿他做丹灵。

    “派个人来便好,前辈亲自接,着实受宠若惊。”叶辰笑道,擦拭了嘴角鲜血,为何流血,还不是喝了不该喝的酒吗?

    丹神的道酒,配殷明的悟道茶,感觉不是一般的美妙。

    “人老了,活动活动筋骨挺好。”丹神一笑。

    “果然,天下无免费的午餐,喝了前辈的道酒,融了前辈的炼丹奥义,便注定要为前辈做嫁衣。”

    “待吾炼出帝道仙丹,待吾证道成帝,定为你立碑。”

    “好说。”

    映着月光,两人并排而走,渐行渐远,笑着交谈,亦师亦友,自后去看,像极了一个和蔼的老爷爷,以及一个懂事儿的后辈。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身后的神塔中,修罗天尊狠狠揉了眉,也是个窥听的高手,两人的传音,他听的贼清楚,正因听的清晰,脑子才转不过弯儿来。

    这个世界的人,各个都很有意思。

    便如叶辰,明知丹神要拿他炼丹,却不见丝毫怒意,谈笑风生,与丹神那厮,聊的贼开心,你丫的搞不清楚?他要炼你入丹,要杀你啊!

    “安心等着,抽空来救你。”天外,有叶辰的传音飘回。

    “这个玩笑,可不怎么好笑。”修罗天尊干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