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们的信号。”南宫夜补充了一句,“想来不会太久。”

    唐沫儿表示明白。

    推门看着日头,唐沫儿揉了揉酸痛的腰。

    现在,她又要动身了。

    太阳已日落西山,该是做饭的时间了。

    ……

    距之前的日子,过了五六天。

    唐沫儿一日日重复着,这回黑不溜秋的夜晚,睡在窗子边的南宫夜看到什么,给唐沫儿发话了。

    两人把自己都收拾好收拾妥当,南宫夜要推开门,就听唐沫儿说道:“等等。”

    他放下手,看着举着火烛在下巴处像是鬼一样的唐沫儿。

    唐沫儿在自己的枕头之下翻找着。

    在幽幽暗暗的火烛之下,南宫夜看到那应该是类似一个四方小布包一样的东西。

    南宫夜好看的眉头皱起来,“那是什么?”

    唐沫儿摇了摇手中那个小布包,笑道:“辣椒面啊。”

    她走过来,乐滋滋说道:“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悄悄藏起来的呢,只藏了这么多,全部都装到这里了,用来防身再好不过。”

    南宫夜默默无语。

    “随你便吧。”南宫夜最后说道。

    有过前两次夜探后院实打实经历,这回,两人走的不是一般的顺利。

    只是,唐沫儿发现这次他们戒备的比往常还要森严。

    刚刚一轮土匪从他们面前走过,唐沫儿处在黑暗之中,这还没往前走呢,就听到身后又来了一波脚步声。

    唐沫儿把腿脚收回来,吓得魂飞。

    不过,现在这样,也是很正常的嘛。

    要是还跟之前一样,唐沫儿心里才要没底。

    两人悄无声息摸到了后院,那夜色深处,南宫夜和唐沫儿都发现那里的衣服颜色。

    还动来动去。

    这后院的入口之处,看来,守了人在这里了。

    “这里估计走不过去了,要是这里的几人昏倒,在寨子里巡逻的那些土匪会很快就能够发现,”南宫夜对唐沫儿说道,“咱们从另一边走。”

    遇到了现在这种状况,唐沫儿也只能够听南宫夜的话。

    另一边,就是那处密林。

    林子里面黝黑森暗,里面有什么东西都看不出来。

    唐沫儿心中发毛。

    她后退一步悄声对一边的南宫夜说道:“这……我觉得,咱们还是回去吧。”

    南宫夜目光灼灼,质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这林子里面应该不安全,很可能有人专门在蹲守咱们,改日来成吗。”唐沫儿道……

    南宫夜摇头,顿了顿说道:“你不知道,这信号发出,代表的含义就是他们已经得手了,屋外的那些土匪都被他们给制住了,现在过去,我们只是跟他们汇合,不会有危险。”

    “可我……唉嘘,你不觉得,这林子里面有人吗?”唐沫儿跟南宫夜说不清白,她组织了好一会儿语言,无奈的放弃了。

    “有人?应该不会。”南宫夜心下思索着,坚定道。

    见南宫夜还是要执意的样子,唐沫儿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你先听我说说,要是不成的话,咱们就继续往前走?”

    南宫夜点点头。

    其实,唐沫儿这样坚持的态度,让南宫夜的心神也有些不确定动摇了。

    但那个信号发出的位置,他的确是没有看错的。

    “你的轻功这么好,那就代表你能够飞起来没有声音吧?”唐沫儿掰着自己的指头,说道。

    南宫夜稍稍颌首,示意唐沫儿继续说下去。

    “你拿起几颗石头,飞起来藏在一个不被人发现的地方,然后把石头分散着往林子里各地都扔过去,然后,再看看林子里面到底是有没有什么响动,怎么样?”

    唐沫儿一口气说完了。

    南宫夜认真的听着,“好,要是没有响动,我们就进去。”

    唐沫儿点头,“不错。”

    “你先等我藏好啊。”

    唐沫儿对南宫夜说了句,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躲到了一片柴火堆之后,把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的。

    然后对南宫夜比了一个手势。

    下一刻,南宫夜的身体就腾空而起,他攀上了一片屋顶。

    这火栾寨上的屋子都盖的是三角状的,要是南宫夜的身体趴在上面,另一边的人就不可能看的到。

    从袖口中取出来石子,南宫夜各个扔去的方向不同,力道也都是是不同。

    石子一一被投入了密林之中。

    南宫夜的头轻轻的抵着在一块砖瓦之上,身底下的砖瓦烙的他的身体有些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