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至尊小红娘 > 第222章 选一个嫁了
    傅月遥最初还没有什么反应,可无奈凌御照这个幼稚鬼烦人精却十分锲而不舍地用树枝在她背后划来划去,甚至还有想要作画的趋势,顿时恼地傅月遥额头青筋暴起。

    “喂!”傅月遥忍不住怒喝一声,随即扭头恶狠狠地瞪了凌御照一样,“别碰我,你这个死变态,烦不烦……”

    “死变态”三个字顿时让蹲坐在一旁的影二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

    也成功让凌御照脸上的纨绔笑容当场僵住,他顺着那声轻笑看了过去,被他眼眸中的凉意给吓住的影二顿时闭嘴,忙不迭地朝板着脸的凌一身边挪去。

    “你这个死媒婆,本世子好心好意地想要帮你,你就是这样的态度?”凌御照不满地冷嗤道,“哼,那看来还是让你自个去解决吧,别怪爷没提醒你,到时候一个弄不好的话,你就只能在我们在场的这些男人中选择一个嫁了……”

    凌御照前面的话都没能让傅月遥脸上有任何波动,只不过在他说出最后一句话后,傅月遥脸上极其不忿的表情便逐渐龟裂开来。

    “你说什么?”傅月遥似乎一脸没听清的神情,忍不住重复了一句道,“世子爷,你方才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

    凌御照斜眼睨着她满头的问号表情,忍不住冷嗤一声,“媒婆,你听明白本世子在说什么的,你要不信,就问问影二和凌一他们,看看本世子有没有危言耸听。”

    傅月遥呆愣的目光登时看向坐在不远处的两个男人,虽然他们都是正襟危坐地坐在那里,可面上略带尴尬和不自然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们此时此刻不安的内心。

    被傅月遥的眼神看得更加不自在的凌一忍不住轻咳几声,随即将视线移到别处,只是发红的耳尖显示了他有些害羞不好意思的内心。

    而影二的脸皮虽然比起凌一要厚上许多,可涉及到婚姻大事,他面上的神情也带了一丝青涩懵懂。

    傅月遥忍不住颤颤巍巍地开口道,“你家主子方才所说的是真的吗?”

    凌一没有回话,甚至连视线都不敢放在傅月遥身上,只有看不下去的影二最终咬咬牙开口道,“主子说的没错,只不过……”

    他的声音登时小了下去,再次忍不住摸了下鼻尖,极其不自然地小声道,“只不过如果小的和凌一肯定是不会愿意的,如果主子也不愿意的话,姑娘或许以后都不能嫁人了……”

    傅月遥再次眼眸微瞠,声音陡然拔高几度,“这是为何?!我又没跟你们有发生什么,为什么?!”

    影二一脸惊讶地看着她,“姑娘的职业不是应该比我们更加了解吗?还是说姑娘的老家与京都城的制度不一样?”

    傅月遥顿时沉默下去,眼眸微闪地盯着影二,过了片刻后才艰难地回道,“是一样的,只是方才我太过震惊而一时没想起来……”

    是了,就连当初落水被王婆家那个无赖儿子所救,她都险些要被王家讨去做小妾,而傅红对此却无可奈何。

    这个时代的女子本就将贞洁和名声看得尤为重要,就算京都城内的民风开化又如何,那终究也不会脱离这最基本的底线和原则了去。

    是以,傅月遥这么些时日都没归府,还是在山谷底先是跟傅奕孤男寡女地待了这么久,接着又是凌御照和他的两个手下。

    之前是因为一心只考虑着如何从这个鬼地方出去,是以傅月遥根本就没往男女这方面想,眼下被凌御照好死不死地提醒之后,她便彻底醒悟过来自己即将要面临的局面有多么糟糕。

    凌御照见她一副僵硬的神色就知道这个后知后觉的女人终于有了一丝女人该有的自觉了,于是才轻哼一声道,“所以啊,媒婆,你还是多说几句好听的话来让爷高兴高兴,不然的话……”

    他话音还没落下,眼前就陡然覆下一抹黑影,凌御照被吓得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瞪着扑上来的傅月遥道,“媒婆,你想干什么?”

    傅月遥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真挚地看着他道,“世子爷,快帮帮小女吧,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小女一般见识了,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你总不能真的娶了我吧?想来像小女这样的身份也是配不起你这样高贵的身份的,还请世子爷好心救救小女吧……”

    傅月遥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好话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倒竹豆子一样地悉数抖落出来,听得在众的人是一愣一愣的,尤其是凌御照,简直被她一脸狗腿巴结的模样唬得是满脸惊悚,下意识地就往后连连退去。

    “媒婆,你脑子被撞了吗?给爷好好说话!”凌御照忍不住摸着浑身泛起的鸡皮疙瘩,使劲儿揉搓着双臂,直直地瞪着她,故意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道,“你给我正常一点儿,不然爷就把你嫁给影二!”

    无辜躺枪的影二闻言登时周身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坐在他身边的凌一则是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还不加掩饰地轻出了一口气。

    “主子爷,您就饶了小的吧,小的做牛做马来报答您还不成么?”影二的脸色比起方才听到要被丢进死尸营时更加难看了,皱起一张变成苦瓜脸的模样苦兮兮地求饶道,“主子爷,放过小的吧……”

    傅月遥这样的女子也就只有凌御照这样的男人才能治得住,其余的男人注定就只能是炮灰,不对,像影二这般单纯无辜的,在傅月遥手中过个几招都不能完好无损地出来,更何况是其他男子了。

    影二到现在都可没忘记当初刚碰上傅月遥时,这个女人给他和凌一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凶狠印象。

    每每想起,影二都觉得如鲠在喉,根本就不敢轻易去招惹傅月遥这个看起来十分人畜无害,实则心狠手辣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