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乱世枭妃:杀神王爷来撑腰 > 第179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花厅,魏九坐在八卦榻上净手。

    一个小太监捧着铜盆恭敬地跪在脚边,另一个捧着绢帕站在旁边,还有一个蹲在角落里点熏香,厅中很静,几乎可以听见蝼蚁的脚步,忽然,魏青棠大刺刺闯进来,她跑到花厅门口欢喜叫道:“义父,您终于回来啦!”

    哐啷。

    侍弄熏香的太监手一滑,方鼎摔下小几……

    那小太监吓得血色尽褪,忙不迭转身全身贴伏在地面,连连磕头:“公爷饶命、公爷饶命!”尖细的嗓音发着颤,透出莫大的恐惧。

    魏九根本没看他,枯竹似的手指一抬。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两个锦衣卫迅速把人拖下去。

    魏青棠看着那小太监被从身边拖走,嘴被捂住,双目圆瞠,她的心里微微发沉,抿抿唇,若无其事地走进去。

    “义父~您好久不回来,可想死吟越了!”

    她走到魏九身边,抱住他的胳膊轻摇,一副小儿女娇态。

    魏九巍然不动,接过绢帕仔细擦干净手,才淡淡看她眼:“你这丫头,又闯祸了吧?”

    魏青棠嗔道:“哪有嘛,肯定又是林慕寒在您面前胡说八道,我最近可乖了!”

    “是吗?那南山寺怎么回事。”魏九看似随意地问,魏青棠却敏锐发现他细长的眼目微眯,露出两分精光。

    她知道,魏九早晚会问起这件事,当下小嘴一瘪,故作凄惨道:“义父,您还说呢,我在南山寺可吃了大苦头……”把这些日子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拿出来,如何被太子所欺,如何被宸王所救,如何被皇后所罚,如何被雪衣卫劫走……她全部照实说。反正锦衣卫早就打探清楚了,魏九之所以问,只是想看看她有没有骗他罢了。

    果然,等她说完,魏九微微点头:“这么说,倒是让你吃苦了。”

    魏青棠察言观色,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连忙道:“是啊是啊,义父,还是您厉害,帮女儿报了这个仇!哼,臭太子,看他还敢嚣张不!”她把功劳归在魏九身上,倒引得那老贼斜瞥她眼。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魏青棠装傻,“难道不是义父帮吟越修理他的吗?”

    魏九不动声色地睨视她,似乎在判断她的说辞有几分可信,忽然,老贼坐起身来,道:“不是。”

    “不是?”魏青棠故作吃惊道,“那是谁,这天下除了义父,还有谁能废掉太子?”

    她的马屁很大程度取悦了魏九。

    的确,这天底下有能力废太子的人不多,除了皇帝,也就只有他九千岁。

    不,还有一个人……

    魏九想起这次幕后的主使者,阴鸷眼底划过一丝疑惑。

    已经五年不曾出现在朝堂,销声匿迹,消失于世人眼中,为何这一次会突然出手,以雷霆之击灭了太子?

    是想要帝位,还是在谋算别的什么?

    魏九思索片刻,目光又落回“天真无知”的义女脸上:“吟越,你和宸王认识?”

    魏青棠心一跳,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您说宸王吗?当然认识呀,这次就是他救了我呢!说起来他真是个好人,我也没见过他几次,连话都没说上几句,他就出手相救,义父,你说我们是不是要好好谢谢他啊?”

    她越说得毫不在意,魏九就越肯定她和宸王没什么关系。

    这样就好,她只要乖乖留在他身边,等着剿灭谢家的余孽那天……

    魏九目中闪过一丝锐芒,不经心地挥挥手:“是该谢谢他,你就自个儿去吧~”说完阖上眼,打算午睡。

    魏青棠听到这话暗咬舌头,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哪儿是想谢他,那个把她当棋子利用得团团转的家伙,她远离还来不及啊!可魏九把话都说到这儿了,她又不能临时改口,只能恹恹地回去,找李牧给宸王府下帖子去了。

    “郡主,您真的要去吗?”阿金担心地问。

    前次,她随她到过宸王府,虽然没有进去,但那幽暗的小巷、阴森的大门,就像是通往阎罗殿的鬼道。一想到要去那儿,哪怕是她都浑身发冷。

    魏青棠有气无力地望她眼,心说我也不想去。

    可魏九把话放下了,她又一向是最听他话的乖女儿,不去是不可能的。

    如今,只有希望那尊杀神退掉她的帖子,别答应就好了。

    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李牧出去没一会儿,就回来了。

    “郡主,宸王答应了,说是请郡主明日辰时过去。”

    魏青棠郁闷地趴在床上,用枕头把脑袋盖住。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答应,不是都说这修罗王冷酷无情最讨厌生人吗,为什么还要同意!

    李牧满脸问号,心说帖子是她下的,对方答应了是好事呀,怎么反倒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了?

    魏青棠在枕头底下闷了会儿,才瓮声道:“阿金,库房里还有什么好东西,去看看,准备一两件作为谢礼吧。”

    阿金还未回话,绿儿抢道:“郡主,让奴婢去吧!奴婢知道最近府库充了一次新货,保管让您满意!”

    魏青棠随意挥挥手,所谓谢礼,也只是面子上过得去罢了。

    绿儿得令退下。

    府库门口,管事奴才老远见到绿儿就迎上来。

    “哟,绿儿姑娘来啦,今天是取什么来啦?”那管事的也是人精,自从上次紫檀文具事后,他们都清楚地意识到这府上说得上话的,不是二夫人,是郡主。因此对竹兰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那叫一个热情似火。

    绿儿也习惯了,背着手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唔,你带我随便看看,听说前次西域进贡了一批新鲜玩意儿,郡主要挑两件送人……”她这么一说,那管事也明白了,当下点头哈腰道,“姑娘这边请!”

    二人走进库房,这次送来的确实是些稀罕玩意儿,什么做工精巧的鼻烟壶、可窥万物的万花筒、造型别致的西洋镜……都是前段日子各个地方搜罗来进贡给魏九的。魏九挑了一会儿,剩下的全都送到府库来了。

    绿儿背着手边走边看,忽然在一座小巧精致的钟表面前停下。

    “喏,这是什么?”

    管事立刻介绍道:“绿儿姑娘好眼光,这是才到的西洋钟,和咱们这儿的漏斗一样,计时用的。只不过比漏斗还要方便,您瞧这儿,还刻有几句话呢,至高至明日月,至亲……”他话没说完,绿儿打断道,“好啦好啦,就它吧!”

    这玩意儿看上去就不怎么贵重的样子,拿去送人最好!

    哼,那个什么什么宸王,让郡主这么不开心,她才不用费心挑选好的礼物呢。

    绿儿如是想着,大手一挥就把西洋钟划入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