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曾经有一次壮着胆子问亚斯喜欢她什么,那男人唇角勾起一抹阴凉的诡笑,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脸,“你说呢?”

    简单的三个字,却让她毛骨悚然。

    那晚,她被要得直接晕了过去……

    自那以后,她便不敢再轻易问这个问题了。

    有时候,她觉得亚斯是喜欢自己的,不然怎么会帮自己撕资源,可他每次帮自己撕的资源都是和夏知星有关的,不得不让她怀疑他是故意这么做想引起夏知星的注意。

    又或者说是想让夏知星吃醋?

    想到后面一种可能,她是嫉妒得发狂,夏知星究竟会什么媚术?不但能让薄少对她死心塌地,还能让亚斯对她念念不忘?

    她多么希望塞尼娅夫人还在,这样自己还能请教她该怎么做。

    如今,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一步错,那就步步错。

    孟晴走过来拿掉她手上的杯子,掷地有声的说道:“你现在脑子里别想些有的没的,为今之计就是牢牢抓住亚斯这个大靠山,在他的帮忙下先在好莱坞和时尚圈站稳脚跟,这样你的逼格一下子就提升了,国内的那些小花也不再是你的对手。”

    可馨点头,“嗯。”

    塞尼娅夫人曾告诉她:男人是拿来利用的,别轻易交付自己的真心,聪明的女人应该踩着男人上位。

    ****

    夏知星的左眼皮连续跳了几天后果然接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欧阳朗的手受伤住院了。

    夏知星揉了揉眉心,“知道是谁干的吗?”

    多莉摇头,“我让人去找了他受伤附近的监控,那块正好是监控死角区,而且当时是大晚上,对方蒙着面,他也没看清对方的脸,只知道那些人就是故意攻击他的手,下手毫不留情。”

    夏知星眼底滑过一抹冷冽的光芒,看来敌人都在进步啊!学会忍辱负重的等待时机了。

    呵!

    “欧阳朗伤势如何?”

    “右手骨折,已经送进手术室了。”

    “去查他家附近的监控,总有拍到那几个蒙面人的,或者附近路过的出租车……”

    “出租车怎么查?”

    “出租车或者私家车的行程记录仪。”

    “啊?”

    怎么像是破案了?

    说完后,夏知星便知道这事多莉办不好,“你去查监控,行车记录仪的事情我自己来办。”

    她这次一定要将殴打欧阳朗的人找出来!避开监控死角?蒙面?

    以为这样她就找不出他们了?

    可笑!

    只要你做过的事情,总会留下蛛丝马迹!

    “阿星,你是不是怀疑是朱锐那帮人干的?我查过了,朱锐昨晚有不在场证明,舒晴这几天也在米兰拍杂志。”

    “不在场证明?谁给他作证?”

    “呃……他不在本市。”

    “这么巧?”

    “可不是么!欧阳朗这人平时也没和谁结仇结缘,除了朱锐和舒晴,我还真是想不出是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