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柔这个人从一开始就在伪装自己,想要看透她真正地样子很难,但华灼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爱慕临意,在某种程度上她属于梨柔的情敌,对付情敌不会心慈手软是女人的天性。

    若自己真的应她的话被她带走,那最后能留一具全尸都算是幸运的了。

    没有万全把握的事她向来是不会做的。

    “可我已经有身孕了,即便离开了也是无用的。”华灼垂下了眸子,露出了悲伤无奈的表情。

    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她很想看看这个人到底能伪装到什么程度。

    梨柔听了面色僵硬,随即又说道:“我可以请最好的大夫帮你取出这个孩子,你刚有孕不久,若是能早些取下来对你也是好的。”

    听到这里,华灼的眼神变了一下,梨柔将其看在眼里,急忙补充:“就算不取下来也没关系,你可以生下来,若你不想养我可以帮你养着的,不管怎么说那也是皇室血脉,我会帮你照顾好的。”

    华灼不说话了,只抬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那双冰冷的眸子仿佛能将人看穿似的,梨柔的背后不由得冒起了一丝冷汗。

    随后华灼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多谢姑娘的好意,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认命了,况且临意对我也不错,我就算离开了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了,我相信以后的路一定不会更难走的。”

    梨柔显然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说,整个人都怔住了。

    “你……你不想离开三殿下?”

    “毕竟一见钟情这样的事很少出现,大多数夫妻都是日久生情的,临意这么照顾我,我想我总有一天会爱上他的,到时候两情相悦不是最好的结局吗?”华灼笑道。

    梨柔愣了很久,脸上那温和的表情怎么也维持不住了,放大的瞳孔看上去似乎有些扭曲,而华灼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很淡,可在梨柔的眼里却刺眼得不行。

    过了许久,梨柔终于回过神来,声音比之前冷了不少:“可三殿下喜欢的并不是你,你知不知道殿下从前有一个很爱的女子,她叫流月,喜欢穿白衣,最喜欢的花是昙花,殿下以前常常为她画像,带她去外面听戏,自从她死后殿下就再没作过画听过戏,可你出现后他便将这一切都安在了你的身上,他只是将你当作流月的一个替身。”

    “华灼,这样的爱持续不了多久,他不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你只是一个替身罢了,就算这样你也不想离开吗?”

    华灼闻言怔了一瞬,她早就觉得临意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许多时候好像并不是在看她,而是看着另外一个人,还有他的爱来得莫名其妙,眼底的深情连她都分不出真假,若是这样的话那这一切都说的通了。

    渐渐的华灼的眼神沉了下来,她自然不会为了这种事而不悦,只是自己被当成了一个替身,那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华灼,我是为了你好,和殿下在一起你早晚会后悔的,不如我帮你离开,我会给你足够的银两,你要去哪里安家都不成问题。”梨柔焦急地说道。

    华灼抬头幽幽地看了她一眼,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地笑容:“可是我发现我已经有点爱上他了,我不想离开,姑娘的好意我心领了,可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说完,华灼便转身朝着前方走去,没再回头看梨柔的脸色。

    这时梨柔的神情已经难看到了极致,眸子里浮现出了一抹阴翳。

    随后她慢慢靠近了华灼,一直安静地跟在对方的身后,并且缓缓伸出自己的双手。

    只要把她从这里推下去……只要推下去就好,就算摔不死她也能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对,把她推下去……

    梨柔的眼神越来越狠,华灼走在前面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就在她马上要动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后方传了过来。

    “梨柔,我可算找到你了!”

    是临乐。

    梨柔立马收回了自己的手,脸上又恢复了以往温和的笑容,转身问道:“二殿下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在镇子里等着我们吗?”

    “我已经等了你们许久了,马上要用午膳了我才专门来找你们的。”临乐笑着说道。

    梨柔轻轻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华灼:“华灼姑娘,要用午膳了,咱们先回去吧。”

    华灼笑而不语,静静地跟了上去。

    刚才的那双手马上就要触碰到她了啊,果然她的猜想没错,梨柔并不像表面上的那样柔弱温顺。

    三人回到镇子后迎面便瞧见了一个消瘦的身影,华灼记得这个人,洛香镇最出名的制香师洛惑,没想到这人白天也会出现。

    “洛惑先生,你怎么在这儿?”梨柔笑着问道。

    “我是来邀请你们同我一起用午膳的,你们都是从皇城来得贵客,之前我一直在制香房里研究香料,错过了与你们用膳的机会,今日好不容易出来几位可别拒绝啊。”

    洛惑的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可因为这人的身体太过枯瘦,即便是笑容也显得有些诡异。

    “洛惑先生邀请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那就太好了,几位请随我来吧,我家里已经准备好了午膳。”

    梨柔和临乐二话不说就跟了上去,华灼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流露出了复杂的神色,这时临意从一旁走了过来。

    “听说你刚才跟梨柔去小山上赏花了?”

    华灼点头。

    “以后别与她独处,她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温顺,我怕你会有危险。”临意说道。

    “我还不瞎,看得出来,洛童怎么样了?”

    “我已经将她藏起来了,你可以放心。”

    华灼点头不语,随后也朝着洛惑的方向走去,洛惑的住处在靠山的一个角落,瞧着很不起眼,就如同他的模样一样,华灼刚一走进去就闻到那股奇怪的香味儿,顿时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洛惑先生的屋子好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