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凌兮走进御书房,独孤修却不在,风凌兮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这独孤修将她找来御书房,到底是想做什么?

    “皇上?”

    风凌兮喊了一声,感觉手掌心都在冒汗,深怕这独孤修突然从身后出来偷袭她,按照独孤修的行事风格,完全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风凌兮不得不防着。

    “四王妃,朕忙完就来。”

    独孤修的声音传来,风凌兮便听见他压抑的声音,伴随着女子的轻吟声传出,风凌兮身子一僵,本能的往后退,这独孤修竟然大白天的便在御书房内做出这样的事,怪不得朝中文武百官对他诸多不满。

    只是转念一想,独孤修释放完,那她应该会安全许多。

    风凌兮在御书房大概等了一炷香的时间,独孤修这才出来,身上的衣物整理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走到御书房的龙椅上坐下。

    “见过皇上。”

    风凌兮见礼,和他保持着一定的剧烈,独孤修盯着她,目光炽热,让风凌兮很是不喜。

    “四王妃可知道朕找你所为何事?”

    风凌兮抬头看着他,“皇上请明示。”

    独孤修冷哼一声,“今日在寿安宫,你与母后同声共气,朕倒是想问问你,这大元朝的江山是母后的还是朕的。”

    风凌兮被他一呵斥,脸色微变,下意识的握紧拳头,该死的暴君。

    “皇上该知道,我和太后之间向来如此相处,若是如此让皇上心中不快,此后,定当注意。”

    “注意什么?”

    独孤修不依不饶,“朕是皇帝,在你面前却没有半点的尊严,你的眼里有把朕这个皇帝放在眼中?”

    独孤修咄咄逼人,质问风凌兮,看着风凌兮的眼神恨不得把她给吃了进去,那愤怒中带着炽热的那眼神让风凌兮想逃,这独孤修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何变得如此暴戾。

    “皇上,我与太后是瑶族圣主和大元朝太后之间的交易,若是皇上不满,大可以和太后说。”

    “瑶族圣主?”

    独孤修微眯着眼,“你嫁给了大元朝的四王爷,那便是大元朝的四王妃,朕不管你是瑶族圣主还是其他的身份,总之你给朕记住,你嫁入大元朝,身在大元朝,就别给朕扯那些子虚乌的身份,和朕说话,记住自己四王妃的身份。”

    风凌兮握紧拳头,这独孤修真的是欠揍,她以何身份自居,还轮不到他来多嘴。

    若非独孤城要她忍让,今日她真想杀了这个暴君,替天下人做了他。

    “你敢瞪着朕?”

    独孤修起身,朝着风凌兮走过来,风凌兮连忙往后退,避开他的靠近,“皇上的话,我都记住了,皇上请继续。”

    独孤修朝着她走过去,他往前一步,风凌兮便退后一步,如此一前一后,风凌兮便碰到了御书房的房门,而独孤修也到了她的面前,近在咫尺的距离让风凌兮非常的厌恶,袖下的双拳蓄势待发。

    “皇上,你还有什么事要说?”

    独孤修捏着她的下巴,力度之大好似要将风凌兮的下巴给捏碎,风凌兮疼的眼泪直掉,却死死的咬着牙。

    “你怕朕?”

    独孤修捏着她下巴的力度一紧,风凌兮疼的厉害,看着独孤修嘴角邪肆的笑容,隐忍着痛楚道,“皇上有话就说,如此,传出去就不怕别人笑话吗?”

    “谁敢笑话朕?朕是皇上。”

    风凌兮眼睛微眯,看着独孤修凑上前,好似就要吻到她的唇,突然抬脚狠狠一顶,独孤修吃疼,弓着身体,疼的冷汗直冒,风凌兮得到自由,手中的银针刺入独孤修的身体,独孤修直觉身体一阵子刺疼,便动弹不得了。

    “皇上就该有皇上的该有的样子。”

    “来……”

    独孤城想喊人,只觉得喉咙沙哑,发不出半点声音,风凌兮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推到一旁,捏着他的下巴,一颗药丸塞到他的嘴里,后掌心一拍,独孤修便吞了进去,想吐出来,却已经滑入腹中。

    “皇上,这毒不会马上要了你的命,但是你若是敢作妖,便别怪我心狠手辣。”风凌兮眼眸扫过他的下腹部,“皇上体内怒火旺盛,服下此毒,还能令你清心寡欲,头脑清醒。”

    风凌兮看着独孤修愤怒而额头上青筋隐隐作浮的样子,奈何他的身体如今动弹不得,只能干瞪着眼,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可能会让独孤修下令杀了她,可是她若是要死,也得拖着他去死。

    “皇上记住了,我风凌兮的命如何由不得你来做主,但是皇上的命,可都在我的手中握着,皇上可以尽管试试,你若是敢伤我身旁之人分毫,我便让你生不如死,让大元朝立刻改朝换代。”

    风凌兮说完,便打开御书房的房门,看着守在门口的李公公,微微一笑,朝着他招招手,李公公笑着上前,“四王妃有何吩咐?”

    “李公公,皇上吩咐,让你一个时辰之后在进去,另外,此物,乃是本王妃的一点小小心意,望李公公笑纳。”

    李公公看着风凌兮手掌心的药丸,眼神狐疑。

    “这是……”

    风凌兮俯身,低声的说了几句,李公公拿着便吞了下去,瞬间感觉神清气爽,朝着风凌兮拱手,“四王妃不愧是医术精湛,怪不得太后都说太医院的太医都不如您的医术高。”

    “李公公过誉了,本王妃还有事,就先先回去了。”

    李公公连忙恭送风凌兮离开,抚摸着胸口,果然这里不疼了,这药,太神了。

    风凌兮出了宫门,唇边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冷意。

    “王妃,您没事吧?”

    小璃等到风凌兮出宫,连忙上前,她进宫后就被拦下来,只能在宫外候着,看着王妃出来,她的心可算是放下来了。

    “我倒是没事,不过,独孤修这次有大事了。”

    小璃看着王妃眸中的怒火,连忙问,“皇上对王妃做了什么?”

    “他想对我不轨。”

    风凌兮看着小璃,“他的身上好像有什么毒,让他性情大变,而且,对女人的需求变得很强烈,我给他吃了一颗药,可以让他清心寡欲。”

    风凌兮的话让小璃瞪大眼,“王妃,那皇上能饶过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