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老婆大人你好乖 > 第410章 哪里来的坏习惯
    宁小满没睡多久就醒了过来,因为有点心事,睡得也不是很安稳,就干脆一个人走到了阳台上,想要吹吹风冷静一下,思索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她只是想要平安无事地度过这个大学最后的光阴,只是好像事情并不如她所愿,总会有人想要挡在她前面。

    她还记着林欢喜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她知道班长的事情应该是霍时深插手做的,虽然心里面因为他这样做很爽快,但是又不太愿意他插手自己学校上面的事情。

    之所以坚持要来学校上课,是因为她想拥有一双自己的翅膀,而不是一直只会借着霍时深的风在天空里飘荡。

    晚饭很快做好,霍时深推开卧室的门进来叫她,卧室却没有看到宁小满的身影,刚要离开去别的地方找她的时候,一扭头就看到宁小满正站在阳台的走廊上背对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霍时深直接走了过去,从背后抱住她,“怎么没睡?”

    宁小满感觉到背后一阵温暖,直接放纵自己躺在了他的怀里面,笑道:“你做了什么菜呀?好香!”

    霍时深笑着在她头顶亲了亲,“狗鼻子。”

    吃完晚饭之后,霍时深有点事情要去处理,就先去了书房。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宁小满心里装着事,干什么都心不在焉的,本来打算预习一下之后的功课,但是上那些字一个都看不进去,有些心烦意乱。

    很快就到了睡觉的时间,宁小满之前的心事也慢慢地变成了另一种担忧。

    她看着卧室的房门,忽然就忍不住红了脸。

    脸上的温度似乎越来越滚烫,她忍不住起身又走到阳台上,想吹吹风冷静一会。

    霍时深处理完事情的时候已经到了十一点钟,推开房门的时候,他以为宁小满应该已经睡了,所以动作格外小心,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一抹纤细的背影站在阳台上,眼里的淡沉瞬间就柔软下来。

    他微微勾了勾嘴角,大步走过去,在她身后停住了脚步,“在等我?”

    宁小满身子顿时僵硬了一下。

    本来在听到关门的声音的时候,她就侧着耳朵仔细在听身后的动静了,那阵脚步声慢慢逼近自己的时候,她甚至还有一些紧张。

    看着宁小满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霍时深皱了皱眉头,走进了一些,“在想什么?”

    “我在想……”

    宁小满转身刚想回答霍时深的话,一抬头就看到一张放大的帅脸摆在自己面前,吓得她一时间屏住了呼吸,“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他的眸子里面似乎有些深色的东西在蠢蠢欲动,宁小满看得明白那是什么样的情绪,虽然她也很想努力一下生个孩子,但是……

    她真的好累啊……

    霍时深也知道宁小满已经在害怕,于是便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直起身子,“放心,今天晚上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还不至于那么没有人性。”

    他刚才顶多也就是吓吓她而已,他也知道她昨天晚上累得快不行了,而且那种事情过犹不及,他也不至于连这点自控能力都没有。

    说完他就直接拽着宁小满的胳膊往卧室走去。

    结果到了门口,宁小满却忸怩起来,双手有些不自然地交缠在一起,偷偷摸摸地抬头看了看霍时深一眼,便迅速地低下头去,“那个……要不……我就睡沙发吧……”

    就以前的经验而言,她觉得还是分开住比较妥当,不然就算不那个那个,也会折腾大半夜。

    说完她飞速地抬起眼睛看了霍时深一眼,果不其然,霍时深的表情一下子就阴沉下来,眼睛里面像是酝酿着什么风暴一样。

    趁他发火之前,宁小满赶紧转身准备逃离现场,只留下一句心虚的“晚安”。

    霍时深看着宁小满几乎是落荒而逃一样的背影,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长腿一迈,便从身后抓住了她的衣领,稍微使劲便将她像拎鸡仔一样给拎了回来,“就这两个轻飘飘的字,就想打发我,嗯?”

    他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带着一点威胁的意味。

    宁小满立马抬起头,讨好地朝他笑了一下,“这些日子在学校我一个人都睡习惯了……”

    霍时深脸更黑,“哪里来的坏习惯?不准习惯。”

    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的语气太严肃,便弯腰抱住了她,双眸里面像是洒满了细碎的星光一样,看得怀里的小女人微微失神,“昨天晚上不是只有你累,我也需要休息的,满满……”

    他很少喊她满满,只有在十分动情的时候。

    霍时深刻意压低了身子,嘴唇蹭着宁小满柔软的耳蜗,沉声道:“满满,你不想抱着我睡么?嗯?”

    宁小满瞬间就软了身子,觉得这个男人就是现在要她的命都行。

    她有些受不了地别过头去,不敢看他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却被霍时深另一只手给捏着下巴,强迫她对视。

    他的声音也像是有蛊惑的能力一样,说出的每个字都仿佛有魔力,让宁小满忍不住深深地沉迷。

    “想不想?嗯?”

    “想……”

    迷迷糊糊中她只听到这样自己回答,然后下一秒就感到身子一阵腾空,被眼前的男人打横抱了起来,直接塞到了被子里。

    宁小满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的脸,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霍时深也直接俯了上来,动作十分自然地扯着她的衣服。

    “等一下,你不是说休息吗?”

    她立马反应过来,连忙手脚并用地跟霍时深抗争着,从他手里把自己的衣服给抢了回来,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你居然还强行脱我的衣服!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霍时深顿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件纯白色的棉布裙子扔给她,“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宁小满拿着那条裙子,脸色瞬间就尴尬起来。

    比起昂贵的丝绸和蚕丝,她更喜欢柔软的棉料,原来他是记着自己晚上睡觉的时候习惯穿纯棉的衣服啊……

    霍时深懒得理会她,在柜子里拿了一身男士睡衣出来,也没有避讳,转身就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