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曼珠冷笑了一声,“你在和我说仔细?你有这个资格吗?要说自私的话,你和你妈妈陈如云,可是谁都比不上的啊!”

    对于裴曼珠总是说陈如云的话题,陈棉棉觉得有点生气,她微微蹙眉,想了想,直接说了出来,“我妈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身为大学就在一起的好闺蜜,伯母您心里应该是有数的吧?”

    她的话,让裴曼珠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裴曼珠站在那里,手微微发着抖。

    陈棉棉不依不饶地继续说道:“你们早就认识了,可是你却一直不谈这件事情,只是说你们是后来才认识的,还装作帮忙我妈妈的样子,好像你们真的是惺惺相惜的闺蜜一样。”

    “事实上你们不仅是很早的相识,还是很好的朋友,让我想想……”陈棉棉的口吻有点咄咄逼人了,“是只有你们两个吗?”

    裴曼珠的表情愈发的难看了。

    但是这个时候,冷翰墨却再一次站了出来,他用手机把等在门口的司机喊了进来,招呼他把裴曼珠带走了。

    陈棉棉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竟然在关键时刻,在裴曼珠马上就要绷不住情绪,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制止了她,还把她送走了。

    他一定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裴曼珠走后,冷翰墨和陈棉棉两个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两个人半天都没有和对方说一句话。

    甚至没有互相的看一眼。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陈棉棉率先迈开了步子,往前走了出去。冷翰墨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想到儿子还在冷子澍的工作室里,陈棉棉决定先把小未央接回家。

    冷翰墨见她往停车场走,想到了她要做什么,就主动说道:“我去接小未央吧。”

    “不用。”陈棉棉马上回绝道:“我去接他就好了,你在这里看着冷子澍他们吧,我留在这里也没用。”

    冷翰墨同样淡淡然地说道:“我留在这里也没用,沈子初就够用了。”

    陈棉棉看了他一眼,直接说道:“可是我想要自己呆一会儿,所以我决定自己去接儿子,你想干嘛就干嘛去,不要跟着我。”

    冷翰墨却在这点上不肯让步,他直接说道:“你现在的情绪不适合开车。更何况在你本身就不怎么会开车的前提条件下。这里距离冷子澍的工作室有一段距离,我不放心你自己开车。”

    “那我打车去。”陈棉棉不客气地说道:“我打车去接他,不用你操心了。”

    冷翰墨接着说道:“打车也不安全,现在很多媒体都在盯着你,万一再发生像冷子澍这样的事情,我自然是不放心的。”

    陈棉棉简直被逼得没话说了,她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冷翰墨的对手。

    她只能无奈地说道:“所以呢,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说过了,我和你一起去接小未央。”冷翰墨从头到尾,脸色都没有变一点点的。

    说明他在这件事情上,感情是非常平静的。

    这让陈棉棉格外的生气了,就好像是她在耍小脾气,或者是,在这件事情上,只有她在乎,只有她觉得不对、不好一样。

    陈棉棉挠了挠头发,对冷翰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应该早就知道的,这个男人真的是软硬不吃那种,只要他认定了的事情,就没有办法让他改变主意。

    陈棉棉本来是拿了沈子初车钥匙的,是刚刚她帮着抱东西的时候,沈医生为了进手术室顺手给她的。

    可现在她还是坐进了冷翰墨的车子里,因为她知道,她若是不坐进去的话,冷翰墨是不会放过她的。

    陈棉棉故意坐在了后座,没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根本就不想要和冷翰墨多说什么。

    而那个最近一直在和她说,会帮助她,会和她在一起,会对她多么、多么好的冷大总裁,竟然在做出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异常的淡定,连想要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车里,一个开着车,一个堵着气,谁都没有再说话。以至于在接到小未央之后,本来还有点疑惑的小家伙,在看到妈咪和金主不是爸爸的表情之后,就知道了一件事情——肯定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件。

    起码这会儿这两个人的表情就很不对劲,并且子澍哥哥也没有回工作室里去。

    小未央没有坐在后车座,反而坐在了副驾驶,然后他乖乖系上了安全带。

    他虽然只有五岁,但是比同龄的孩子要高一些,已经到了快要无法买半价票的边缘身高。

    陈棉棉还在气头上,发觉儿子竟然选择坐在了冷翰墨那一边,心里还是有点酸楚的,特别想要唱首“世上只有妈妈好”之类的歌谣,来平复一下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小未央扭头看了看冷翰墨,把手中的电脑放下,像和朋友说话一般,问道:“子澍哥哥出事啦?”

    他哪怕再装什么小大人,也还是个孩子,说话的口吻总是带着一股奶音的,就算是凶,也是奶凶、奶凶的,超级可爱的。

    冷翰墨微微点头,“遇到点麻烦,今天过去工作室找他的那个姐姐,捅伤了他。”

    “哦,这样。”小未央倒是挺淡定的,“看到他和那个女人出去了,我就觉得要出事。”

    冷翰墨倒是和朋友一样,继续和小未央交谈,“那你没有劝一下他吗?”

    “他有自己的想法。”小未央继续说道:“你们大人,还需要我们小孩子劝解的吗?就好比你们两个现在这样?明显在互相怄气的阶段?”

    陈。一针见血。未央,刚五岁,已经是个人精了。不管是智商和情商都超级高的。

    陈棉棉可以勉强的承认,高智商来源于冷家的基因,但是这个高情商,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就冷翰墨和冷子澍,哪一个看着像是有情商的?

    都说负负得正,这二位兄弟凑在一起,也没变成个正数,依旧让人看着特别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