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惊,视频里的殷长柏也愣住了,千凝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跟肖楚航保证什么,真是的。

    肖楚航终于点头答应,只是从这一刻开始,他的面容更加冰冷。

    天亮时分,乔森说:“最新消息,新加坡吴氏对安氏采取行动了。”

    肖楚航点点头。

    一切如他所愿,他跟jane一直关系尴尬,对jane他只能说抱歉,他给不了她任何超越友情的东西,只能在事业上弥补一下,安家最终会由吴氏来控股,这样很好。

    各大媒体很快就把安家十多年前,为了利益害死人的事情详细披露出来。网上铺天盖地的评论让人眼花缭乱。

    安家一下炸锅了,本来他们的后台倒了,他们忙着疏通关系捞人,可是这消息非在这个时候爆出来,简直让他们腹背受敌,安慧无心应对这则消息,毕竟那时候她还是个孩子,跟本对当年事一无所知。

    她一下瘫坐在椅子里,她觉得真的无能为力了。

    那些不见了的当事人忽然都出来了,愿意指证,她知道这事情不是被不经意爆出,而是有人有心为之。

    医院的人来消息说:“肖楚航依然在抢救,凶多吉少。”

    安慧心情沉闷,她现在管不上安熙南了,只要肖楚航不死,她觉得安熙南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她摸着脖颈处的项链默默祈祷护航能活下来。

    肖流云看着这消息,觉得很不错,安家现在终于被拖出来放在热火上烤了,很好啊!起码这样能分担展颜他们对付他的精力。

    说起十多年前的事情,他一声长叹,他充其量是从中渔利一点,可赚的最多的是安家,于情于理,这笔账都应该算在安嘉和那里。

    他冷笑,他继续做他的生意。

    安嘉和给他打电话,“这事是你干的?”

    肖流云笑笑说:“安老哥,你是忙傻了吗?”

    “把这件事情抖搂出来,对我有什么好处?”

    安嘉和倒吸一口凉气,说:“你当时要是把周桂棠清理了,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安老哥说的轻松,你这么有想法,怎么不亲自动手?”肖流云问。

    “肖老弟,你手上已经有那么多人命了,也不差这一条,可是你却让人在你眼皮子底下没了。”安嘉和讽刺肖流云。

    “安老哥这是不打算跟我合作了?”肖流云冷哼。

    此时此刻的肖流云还以为自己是最得意的人,所有人都在对付安家,他就赶紧赚钱,赚钱才是肖氏存在的理由。

    “当然得合作。”

    两个老狐狸聊着,可是谁的心里都不服气,肖流云看着办公室的绿植,若有所思。

    安熙南依旧在山顶别墅,他不让千凝走出去。

    千凝知道爸爸的人就在这房子的周围,她看看安熙南拒绝她出房门,说:“我只是想出去晒晒太阳。”

    “不行!”安熙南大声说,他怕千凝跑掉。

    千凝当然不会跑,她知道这些年自己背着的沉重包袱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她跟妈妈也该有个交代了。

    安熙南正在刷着手机屏幕,忽然像她投来幽冷的光,安熙南哈哈笑着说:“你知道今天的头条是怎么写的吗?”

    她摇摇头。

    “今天的报纸头条写的消息居然是说我家人害死了你妈妈,你信吗?”安熙南问。

    千凝目光坚定地看着他,说:“是不是你家人害死了我妈妈?”

    安熙南被她的眼神吓到了,说:“难道你今天是第一次听说?”

    千凝凝视着他却不回答。

    “千凝,你以为我真的傻吗,哈哈……”

    安熙南近乎疯狂的笑声在大厅回荡。

    “我带你来这里已经十几个小时了,你的爸爸和大哥没有报告,难道是希望我带走你?”安熙南讥笑,“不不不,只能证明他们希望我带走你。”

    千凝一言不发,任凭安熙南讲。

    “他们希望你能牵扯住我,他们好对安家下手。”安熙南疯狂地笑起来,“千凝,你以为我真的会不管安家的死活。”

    “你真的把我的话当真了?”安熙南一脸狠厉。

    千凝的头皮发麻,她按捺住心中的恐惧,冷笑说:“安熙南,你以为你的智商超越我了吗,你以为你很了解我,那只不过是你以为。”

    “为了给我妈报仇,我什么都能不要,爱情可靠吗,肖楚航口口声声爱我不也跟我离婚了,我爸爸爱我妈妈,可是我妈去世的十多年他什么都没做,你口口声声说爱我,我能相信你,别搞笑了,我这样的人不配有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