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医生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要陷害她,甚至狠毒地陷害她的孩子?

    这些问题像一团乱麻,密密层层地绕在她心口,勒得人喘不过气来。

    “不行……不能再想了纪明媚,你答应过仲庭,从此放下这件事……”

    诺大的霍家别墅,上上下下只有明媚一个人在,睡不着,总得做点什么分散注意力。

    手机微信的姐妹群里,颜真、悠悠和伶俐白天都忙于工作,想约她们出来见面不容易,她也不想打扰她们。

    来到花园,她蹲在围栏前,看着在春日里冒出嫩芽的玫瑰,伸手轻抚细小的叶片。转身从墙角拿来洒水壶,对着嫩芽根部浇水。

    “叮咚——”有短消息进入。

    明媚低头,扫视放在旁边土地上的手机。

    看见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手指一颤,差点将洒水壶摔在地上。

    安艺美怎会突然发信息给自己?她又想搞什么鬼?

    拿起手机迅速点开,只见安艺美发了几个字——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什么意思?

    明媚不安地站起身,心跳噗通噗通的,涌上不详的预感。

    她沉思着,来回在花园里走了两圈,决定视而不见,暂不理会。

    可过了没几分钟,安艺美再次发了一条过来。

    ——有人告诉我一个秘密,我该去告诉他吗?

    明媚攥紧手机,死死地瞪着“秘密”两个字。

    可恶!安艺美到底是什么意思?谁告诉她什么秘密了,她又想去告诉哪个“他”?

    明媚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猜测,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不……不会吧?

    她向来坦荡,若说秘密,一共也只有这么一个,就是关于孩子的。难道安艺美知道了?

    明媚一阵眩晕,立刻走到旁边的小亭子里坐下。

    “别急纪明媚,不要中了安艺美的诡计,她发这种莫名其妙的短信,肯定不怀好意,你千万别慌……别慌。”

    她喃喃地安慰自己,来回揣摩两条短信的涵义。

    那头,乔薇跟安艺美坐在保姆车里,车子穿梭在繁华的街市上。

    安艺美的短信,乔薇知道了,不赞同道:“你不是要把消息告诉霍文山吗?为什么还要去招惹纪明媚?”

    “薇薇姐,我这不叫招惹,叫玩游戏。”安艺美心情极好,笑着拉低帽檐,“把秘密告诉霍文山,随时随地都可以。可我想了想,反正游戏的结局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拥有绝对的主动权,何不在游戏结束之前多玩一下?”

    乔薇皱眉:“你这叫节外生枝。要教训霍文山就速战速决,小心玩出火来!”

    安艺美扬起红唇:“薇薇姐,这四年多我在你身边学到了不少,明哲保身是最基本的原则,我肯定不会玩出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