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榆和许嘉伟在说着话,宋思却一动不动地立在原地,根本没跟上他们的脚步。他两人发现宋思的异常,便停下脚步。

    杜小榆回身问:“思思,你在看什么?”

    宋思没有反应,依旧木木地看着远方。

    直到杜小榆拽着她的肩膀,轻轻地摇摇了,她才反应过来。

    “你怎么了?”

    宋思尴尬地笑笑:“没事,就是走累了。”

    “那我们去那边的椅子坐一会。”

    宋思点了点头,掩饰自己的心思。刚才她看到的不是别人而是杨一帆的母亲,她现在是住在这里么?还是到这里来捡拾塑料瓶的?

    可见她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甚至可以说看上挺可怜的。

    当年,赵牧德破产,举家搬走后,再也没有杨一帆的消息。她以为杨一帆也会带着他的母亲离开,他怎么忍心留下自己的亲妈孤身一人在这里?

    “表姐,你别这样,我答应你辞职就是了。”许嘉伟以为她是因自己刚才的态度而伤心,此时冷静下来,便觉得有几分的偏激。

    他安慰地说:“既然你相信霍隽峯跟这件事无关,我还能说什么?”

    宋思心不在焉,也没听进去许嘉伟在说什么,她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多余的言语。许嘉伟是个重情义的人,对宋思的感受很是顾忌,他已经下了决心,离开龙氏。想到可以避开顾以琳,其实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宋思在许家吃了一顿多年以来最为称心的晚饭,带着家的味道,这种滋味让她回味无穷。小姑一家的热情和挂念,让她心里暖暖的。

    一家人围坐在桌边,吃着饭,聊着天,说说笑笑,多温馨的画面。

    宋思的心被填的满满的,她要好好活下去,就像母亲临终前对她说的那样:好好活下去。

    饭后,许嘉伟把宋思和杜小榆送到了大门外,看着她们的车远去,这才折身回了家。

    而黑暗处,有个人影渐渐地走出来。那张脸在灯光下模糊不清,他只是看着宋思的车子的方向,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

    夜色笼罩了他的眼,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可却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阴霾气息。

    是夜,雾气笼罩,他折身进了小区,在暮色中渐渐消失——

    宋思回到家时,糖糖已经睡着了。

    苏家二老还在忙碌着,他两人对她可谓巴心巴肝。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不争气,从未享受过天伦之乐,也没有得到女儿是亲近。宋思的到来,让他们体会到不一样的相处模式。他们很珍惜这份来自不易的幸福,对宋思和糖糖格外的好。

    宋思回来后,洗漱完毕,正敷着面膜,打开电脑看着杜小榆发来的项目资料。

    苏母轻轻地走进来,给她递来一杯热乎乎的牛奶,她对宋思小声说:“这么晚了还要加班?”

    宋思一边打着字,一边回答:“很快就结束了,小榆说这份资料,明天要用,所以,我必须晚上整理好。”

    “那行,牛奶给你放一边,趁热喝了,睡一个好觉。”

    苏母眼底充满了慈爱的神色,她很识趣没有想打扰宋思的意思,看她转身正欲离去,宋思叫住了她:“干妈,你坐。”

    她轻轻地合上电脑,起身把凳子拉到她面前。

    苏母先是一愣,随后还是坐了下去。

    “怎么了?思思,你这是有事要对我说?”

    宋思见她有些紧张的神色,忙解释说:“最近我工作会比较忙,搬家的事,我想推迟一周,月底再搬走。糖糖转学的事,可能也要晚一些时候了,我给霍园长打过电话,说好了下个月就不去这边的学校了。”

    “都听你的,反正房子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能搬过去。”

    “最近,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宋思突然问,她想了好久,才问出这个问题,因为正怕引起二老的恐慌。但是她如果不提醒他们,难免生出岔子。

    苏母愣住了,茫然地看着宋思,摇了摇头。

    “那我就放心了。干妈,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糖糖,你千万不能让其他人接近糖糖,更不能让其他人带走糖糖。”

    苏母疑惑:“霍先生呢?也不行?”

    “隽峯接糖糖会告诉我的,我会打电话通知你们。没有我亲口允许,糖糖不能交给其他人。”

    苏母郑重地点了点头,她的警觉性也提高了。

    她的声音很轻,又问:“如果龙九……”

    龙九?是啊,最近龙九没出现,她再怎么忘记他了。他对糖糖有特别的感情,所以宋思心中也挺矛盾的。

    他不会伤害糖糖,可是,龙家的人未必。

    如果被龙家的人知道糖糖是霍隽峯的孩子,肯定会引来危险。目前看来龙九并未透露此事,宋思对他的还是挺信赖的。

    只是谁也保不准,糖糖是霍隽峯孩子的事一旦传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眼下,正是长源艰难的时刻,也是霍隽峯最辛苦的时候,她不能在此事影响他。

    宋思陷入了为难的境地,她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几秒才开口说:“除非是我亲口告诉你们,他可以带走糖糖,任何情况都不行。”

    苏母算是听明白了,同时心中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她总觉得宋思的话起来似乎要有大事发生一般,让她胆战心惊。

    宋思捧着牛奶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其实她根本没在意奶的滋味,脑海里想的全都是今天发生的事。

    霍隽峯派了人在小区附近保护,这是她知道的。可她为什么会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按理说,她应该高枕无忧才是啊。

    那双盯得她后背发麻的眼到底是谁?她现在越来越怀疑,自己不是多想。如果是霍隽峯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感受?

    她快速地把牛奶喝了干净,苏母接过杯子,心疼地说:“早些睡,你看你最近黑眼圈也出现了。”

    “好,干妈,你也早点休息。”

    苏母出去了,宋思并未马上入睡,而是,站在窗台,轻轻地掀起了窗帘一角。此时的小区,夜深人静,无人出入,没有任何的异常。

    宋思真想这一切真如她看到的那般平静,她是多想了吧?